深山惊魂

2019-11-24 08:53
一度深山的边缘,浓雾弥漫,不时传出猫头鹰的叫声,让人不由得一惊。 李坤独自踏进了这片深山中,脚步踏在厚厚的树叶上,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。 看着眼前神秘未知的深山,李坤...

  一度深山的边缘,浓雾弥漫,不时传出猫头鹰的叫声,让人不由得一惊。

  李坤独自踏进了这片深山中,脚步踏在厚厚的树叶上,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。

  看着眼前神秘未知的深山,李坤的心中颇为沉重,他此行目的是寻找自己的妹妹。

  小琴,别怕,哥来找你。

  事情发生在半个月前,他的妹妹李小琴是一个冒险者,和其他冒险者一起踏进这次不知名的深山中,杳无音讯,也不知是死还是活。

  她唯一的亲人,她的哥哥李坤,苦苦等不到消息,最终决定自己进入深山,寻找李小琴。

  这么一大片的深山,要想寻找到一个人,谈何容易?

  但是寻找自己妹妹的执念,让李坤走进这片深山。

  浓浓的白雾在深山中弥漫,能见度很低,李坤只能看见眼前三米开外的景物。

  浓浓的白雾,把他身影包裹在其中,刚进入深山,从边缘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。

  徒步行走两个小时左右,在体能开始下降,找到一块还算干燥的,大石头上,坐下来休息。

  刚喝了一口水,就要站起身来时。

  丝丝丝。

  怪异的声音响起。

  遁着这声音的源头看去,心中倒吸了一口冷气,在他身体一米外,有一条色彩斑斓的毒蛇盘踞,此时已经摇起了尾巴,准备攻击。

  不时的往外吐着自己的蛇信子!

  此刻的李坤一动也不敢动,生怕自己有动作,毒蛇马上会攻击自己。

  他对着自己心中说,冷静下来。

  而他右手在地上寻找着树枝,上天还是眷顾他的。

  就在他的脚下,有一根长长的树枝。

  他一边观察着毒蛇的动向,右手慢慢伸向那根长长的树枝。

  毒蛇的耐心好像耗尽了,尾巴剧烈的摇晃,发出嘎嘎之声,盘旋的身体猛的弹了出去,直扑李坤。

  李坤的瞳孔猛然一缩,体内的肾上腺素大大的增加,手上动作也跟着快了起来。

  毒蛇露出寒芒的牙齿,就要扑在他身上,就在这风驰电射的时刻,李坤拿起脚下的树枝,好似早已预判好了毒蛇的弹跳轨迹,直接抽在毒蛇的身上,啪的一声,毒蛇的身体被树枝远远的打在一旁。

  李坤深深的呼出一口气,擦擦额头上的冷汗,刚才的那几秒钟,可谓是生死危机。

  他还不想死,还没有找到他的妹妹,他怎么能轻易的死去?

  小琴你还好吗?

  看到在这深山中有如此毒物,不免为自己的妹妹感到担忧。

  急忙离去这片区域,向深处走去。

  他根据救援队画的地图,发现了他们扎营的第一个地点,那里还有他们生活做饭的痕迹。

  嗖的一声。

  一个身影从他的不远处跑过,一眨眼的功夫不见了,消失在浓雾中。

  谁,站住。

  他发出一声大吼,可是那人却并没有理会他,直接跑进更深处。

  李坤急忙追了上去,这个人的行踪如此可疑,这一逃跑正是证明有问题。

  他顺着那个方向急速奔跑,可是连个影子也没有看到。

  直到他气喘吁吁停下来,嘴里怒骂着:这个混蛋。,他只记得自己口中的混蛋,穿的是一件蓝色上衣,有些破旧,其他情况的根本没有来得及看清。

  传了几口大气之后,他头脑冷静下来,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到了什么地方。

  好像是一个小山谷,怪石林立,四周的树木也与其他的区域不太相同,有些枯黄,生机黯然。

  这里是什么地方?

1/3123下一页尾页

  从背包里掏出指南针,发现此时的指南针已经失效,指南针的针尖的四处乱指,也分不出来哪里是东南西北了。

  他忧郁的望着面前的山谷,不知道自己是进去还是不进去,而他面前的山谷,像一张凶残的怪兽大嘴,等他进去一口吞掉一般。

  为了能找到小琴,他决定冒险进入山谷。

  为了以防不测,他从背包里拿出来一把折叠工兵铲,攥在手里,有了不少底气。

  大步踏进了山谷中,山谷中的石头又湿又滑,险些几次滑倒在地,他小心翼翼的走着,仔细打量脚下的情况。

  在一片枯草丛中,有一支弩箭正在搭在弓上,一张大弓被拉的满满的,在弓弦上有一根拉绳,拉绳的延伸出去,绑在一棵看似结实的小树枝上,只要有人从这里经过,触动了小树枝,那一只杀伤力巨大的弩箭,就会射出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李坤对着不远处的危险,浑然不知,依旧向这个方向走了。

  他离这个小树枝越来越近,一条腿,无意间蹭到这根小树枝,本就脆弱的小树枝,直接断裂。

  一道破空声应急而出。

  那一支弩箭直接射在李坤的身上,幸亏李坤反应迅速,避过了要害,弩箭直接钉在他的手臂上,巨大的冲击力,让他的身体倒地,巨大的疼痛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  他开始有些头晕目眩,意识到这支弩箭上有毒,自救知识较多的李坤急忙拔出弩箭,用嘴巴吸出毒液,这才缓解头晕目眩的症状。

  竟然有人在这里设陷阱。

  找出止血绷带,包扎好自己的伤口,他不敢再轻举妄动,找到一处藏身的好地点,藏了起来,那是一块巨大的花岗岩,花岗岩的上方有一处凹陷,正好容纳一人藏身,李坤用尽全身的力气好不容易才爬了上去。

  此时他的脸色有些苍白,身体也开始出虚汗,看来毒性开始发作了。

  他的意识开始模糊,这是昏迷的前兆,咬了自己一口舌头,剧烈的疼痛,让他的意识有了一丝清醒。

  动作缓慢从背包里找的一瓶解蛇毒的药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他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。

  吃下了解毒药,他闭上眼睛,昏睡了过去。

  深山的浓雾开始变得稀薄,里面的景象也慢慢的清晰起来。

 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,感觉自己身上的情况好了很多,这说明解毒药还是有效的。

  吃了一些干粮和水,让他觉得体力恢复了一些。

  砰的一声。

  一声枪响,响彻四方。

  这一声枪响,让李坤感觉大事不好,他爬下巨石,急忙向枪响的地方奔跑。

  十几分钟之后。

  他看到几个人在山坡和一群小牛犊般大小的巨狼对持着,其中的一个身影,让他心中一阵激动,正是他的妹妹李晓琴,此刻的李晓琴惊恐万分,进入深山冒险,成为了一场噩梦。

  他们早已经被一只只绿油油的眼睛盯上了,那是一群不知道什么品种的狼,体型巨大,行动十分迅速,已经杀死了好几个队员了。

  幸存的这几个人,为了躲避巨狼的追逐,只好往深深的更深处逃去。

  怎么办?子弹没了!

  怎么没了。

  我好怕。

  手持猎枪的一个青年,脸上出现了一丝惊慌,其余的几人听了这句话都是脸色大变,这些日子之所以狼群不敢上前,全靠了这一把猎枪,靠着把猎枪已经打死两只巨狼,这才震慑着狼群不敢上前。

  嗷嗷嗷

  群狼发出嚎叫,声音令人心颤。

2/3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

  已经开始躁动不安,有两只青狼已经没有了耐性,开始试着往前挪动。

  我不想死

  每个人的神经都紧绷着,而李小琴更是吓得大哭起来!

  李坤飞速的转动自己的大脑,他眼前一亮,好像想到了一个好办法。

  他像发神经病一样的对着狼群大喊大叫,叫声吸引了狼群和山坡上的人,由于相隔的有些距离,又有雾气,让双方看得并不是很清楚,山坡上的人们不可思议的望着李坤。

  而那一群巨狼,看向李坤时,目光闪烁,和拥有会喷火的铁棍的人类想比,李坤这样一个手无寸铁的人,更适合作为它们的目标。

  张相最雄壮的头狼,向天嚎了一声,率先向李坤冲了过来,众在后跟随,李坤见目的达到,撒腿就跑,朝着那个方向,正是那个山谷。

  跑动时,由于动作过大,疼的李坤吃牙咧嘴,咬牙坚持着,终于跑到那个山谷边缘,找了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,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,把石头放进里面,重重地扔进山谷里。

  随即立刻爬到一棵参天大树上,刚爬到树上不多时,头狼领着群狼风尘仆仆的赶到,看不到李坤的身影,用敏锐的鼻子在地上嗅了起来,好似发现了什么?冰冷的瞳孔,看了眼山谷。

  犹豫了片刻。

  还是带领着群狼冲进山谷中,顷刻间,山谷中传出了阵阵的哀嚎,还有一道道夺命的破空声。

  他的智慧救他的命,下了参天大树,又回到了那个山坡,冲着山坡的人们喊着,人们这才明白李坤是来来救他们的。

  他们会合在一起,李晓琴看到自己的哥哥来救她,哭的鼻子就钻进了李坤的怀中,李坤一阵阵安慰。

  突然间他在人群中发现有一个人穿的衣服很是眼熟。

  正是在迷雾中看到逃跑的那个人穿的蓝色上衣。

  这件蓝色上衣是谁?

  他一直那个人问道:

  那个人听到这个问题后,表情开始变得悲伤和低落。

  你说的这件衣服是杨大力,他死了,他为了让我们逃生,独自一人拿着匕首和群狼搏斗

  那个人说完以后,眼睛里充满了泪水,说到最后基本上是哽咽的把这件事情讲完。

  李坤对这个叫杨大力的人肃然起敬,不管在迷雾中见到的那个人影,是人是鬼。

  之后他根据了解才知道,这座深山中的那些巨狼仰仗着深山中的迷雾,一直没有被杀绝,被当地人称为杀人狼,而那些山谷中的弩箭,全是当地人给那些巨狼设下的陷阱。

CopyRight © 2019 Www.Mangogame.Net. 芒果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琼ICP备13000301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