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兵上路之黄泉路【6】

2019-08-03 08:50
天色渐渐暗淡,道士在林中已经不见踪影。我抓紧树枝,现在如果掉下去,一定喂“僵尸了,或者是那旱魃口中盘中餐。 我看向懂大哥,他一直眉头紧皱的盯着发出怪吼的方位,“哎...

  天色渐渐暗淡,道士在林中已经不见踪影。我抓紧树枝,现在如果掉下去,一定喂“僵尸了,或者是那旱魃口中盘中餐。

  我看向懂大哥,他一直眉头紧皱的盯着发出怪吼的方位,“哎....懂大哥!放心吧,道士自有分寸,他不会傻到空手抓尸王的。

  懂大哥叹了口气:看样子,是凶多吉少,现在视线太低,孤身一人进入林中实在太危险了!况且看天气,今夜要下雨。林老弟,你把裤腰带取下来,将身体捆绑在树枝上。那劲弩后坐力太大了,你别被弹到树下了。

  我听后连连点头,边说边动手,将自己绑在树上:懂大哥,好像知道这“蝴蝶犬门,能给我讲讲吗?”我只听说过江湖上有这个门派,可是很少听说他们是干嘛的。

  懂大哥微微一笑看向我说:“蝴蝶犬门是,两个派系,联合在一起的。”蝴蝶是负责行动,犬是制造兵器,和暗器的老艺人。与京城“子爵门相比,蝴蝶犬门属于民间组织。

  我点点头,怪不得老道士,这么多家伙。果然家大业大,背后有靠山。我在树上,开始幻想,能进入“蝴蝶犬门,做一名背尸人。这辈子就不愁吃穿了。随便拿几件家伙,去黑市卖了,也能值不少钱。

  我还在幻想着,怎么才能进入蝴蝶犬门时;林中用发出一阵骚动,这次是树枝折断声,接连不断的树枝被折断。我心想不好!道士如果今夜死了,我和懂大哥一定熬不到天亮!

  我擦亮眼睛看向,声音发出来的位置;将手中劲弩已经加入钢针,随时准备支援林中的道士,哪怕先干掉那只贼眼狐狸。林中升起一阵阵,青烟湿气。视线范围有限,而且劲弩只有一百米以内的射程,在远了就没有杀伤力!

  我还在观看道士动静时,不经意间看了一眼,树下棺材里那位老王僵尸。我疑惑道:懂大哥,你快看,树下棺材。你看棺材盖是不是在晃动!

  懂大哥示意我不要大声呼喊,朝着树下马车瞄了一眼;挠了挠头,好像?棺材盖,已经被踢到一边了!那棺材内,躺尸的白色被褥实在太窄眼!如同黑夜里的一颗明灯,在棺材内晃动。

  我低头往下方一看,猛一咬牙,口中骂道:妈的!老王僵尸!在马车附近准备往林中跳去,我心急上火,就想下树,把僵尸拽回来。

  懂大哥在一旁提醒我:“林老弟!你要干嘛去,现在下树去,小命不想要了啊!” 那僵尸虽然你能对付,可是,白毛尸王呢?旱魃呢?外加一只妖狐!现在下去保准没命了。

  我扶着树干,对着懂大哥说:没事的!老王僵尸不能丢了,我去把它引过来。马车里有“捆尸绳,我将它绑在棺材里就回来” 它如果跑了,我怎么回去面对我师傅魏兰婆婆啊!

  懂大哥急忙说道;别下去!我看见道士傍晚时,捆绑过“棺材里的僵尸”林老弟,赶紧上来啊!那僵尸是被什么东西放出来了!

  可是为时已晚,我已经爬到距离地面5米的地方。身旁树枝蹲了一个黑影,我仔细一看,不好!是贼眼狐狸,嘴边满是绳渣子。

  我此时双手抱树,上下不得,对着贼眼狐狸喊道:“哎...哎...老...老狐狸,您别乱来啊,你等我先上去啊!” 这狐狸朝我阴笑一下,面露獠牙。我心想完了!距离贼眼狐狸,只有不到两米距离!

  我急的额头汗珠一下冒了出来;手忙脚乱向上爬去,呼喊懂大哥: 懂大哥!救命啊,贼眼狐狸,就在咱这颗树杈上蹲着呢!喊完后,我心想:狐狸记仇,而且这只狐狸,这两天被我一顿石头乱砸!现在我没有还手的机会,它不咬死我就鬼了。

  贼眼狐狸,猛然朝我扑来,看样子是要将我一击毙命!懂大哥,应声已经往下朝我爬来,我灵机一动,被它咬到脖子就算不能立刻就死,可是在这荒郊野外,也一定活不到明天早上!

  我单手扶着树干,一只手臂挡住脖子部位!另一只脚,已经抬起。只求挡住这只贼眼狐狸的撕咬,想在树上没有踩点的情况下将它踢死。恐怕有点白日做梦!

  我已经感觉到一股子尸臭味,在我鼻子下方。贼眼狐狸张口就咬,我感觉手臂已经被咬掉几块皮肉。只能用力拍打狐狸,最好在它没有咬到我气管动脉前,将它打到树下。能抽身拿劲弩!

  我此时基本已经无力抵抗,这只贼眼狐狸,撕咬力很大!而且这只狐狸整只身子踩在我胸口。抓树枝的手臂已经麻木,外加这只狐狸的重量,我身体已经开始慢慢向树下滑去。

  就在命悬一线时,眼前出现一根“挑尸棍,在我眼前晃动”我向上看了一眼,对着眼前贼眼狐狸喊道:懂大哥,打它头部!使劲打!往死里打!

  贼眼狐狸,察觉有人帮忙。连忙躲避挑尸棍的攻击,我被这只狐狸咬到杀心已起!对着狐狸大喊一声:妈的!想把老子拖到树下咬死我对吗? 好!爷爷陪你到树下!让你陪我一起死!

  懂大哥,在树上朝我喊道:不要下去!老王僵尸也在树下,我只觉得耳中狂风呼啸,眼前狐狸也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。趁着狐狸,停止撕咬的瞬间,我已经拔出腰间的劲弩。

  贼眼狐狸大眼一瞪,顺势拿我身体当踩点,猛然一跳。就在这电光火石一瞬间,钢针从狐狸前爪擦肩而过。我被劲弩的后座力,加狐狸踩着一脚。重重的摔在地上,胸口发蒙,一口鲜血吐在地上。

  我擦了一下嘴边的血渍,抬头看了一眼树上,嘴里怒骂狐狸: 斗了几个回合。老子摔树下了!你他娘的可倒好,踩着我爬上去了!“啊哟~~~撕~~”就当我起身时,耳后传来,僵尸起跳落地声!

  懂大哥向我喊道:林老弟!老王僵尸在你身后!你小心点啊。

  我看着树上的懂大哥,朝他摆了摆手;哎哟~~~懂大哥啊!你也小心点,那贼眼狐狸就在你下方不远处的,树杈枝头上蹲着呢。

  我将手中劲弩挂回腰间,比起对付狐狸,我还是喜欢收拾僵尸,竟然已经捅了马蜂窝!躲不掉,我就连窝都给你砸烂!“我林啊山,一套釜山钉尸咒,能把骨头给你撇碎!”

  (留言越多,我将写的越快——落水.纸鸢 )

  (僵丝我才不怕!哟~~~旱魃呢!它跑哪了?)

CopyRight © 2019 Www.Mangogame.Net. 芒果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琼ICP备13000301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