遥望的木棉

2019-07-02 01:02
—写给默默爱我的那个人 我住渤海湾,他在珠江岸,山高水长难见面,唯有心相念— —题记 至今,离开大学校园已近四十年。心意如绵,情如小溪,同学情如诗如歌缠绕在心中不淡不...

—写给默默爱我的那个人

我住渤海湾,他在珠江岸,山高水长难见面,唯有心相念—

—题记

至今,离开大学校园已近四十年。心意如绵,情如小溪,同学情如诗如歌缠绕在心中不淡不散。时常一个人穿梭在过往的岁月里,晨钟暮鼓,梦里梦外,捻一指繁华光阴,细数校园里的种种曾经,寻找同窗们不曾淡忘的身影。

忽然有一天,被远方同窗呼着喊着追着入了微信同窗群,同窗群的大家庭热闹非凡。在这里,我与他是长别近四十年后的第一次见面,从他的话语里我能感觉到他的热情和激动。在以后的日子里,他多次絮絮地说着校园,说着我的家乡“松树”,说着四十年来对我的牵念……愚钝的我无动于衷没心没肺的听着,只当是老同学长别后怀旧的一席感言。

每天每天,他都在遥远的那方呼唤,挚诚如火的话语灸烤着我的心,一首首歌曲轻吟浅唱,传递他的伤感和缠绵。终于有一天,他不再含蓄、婉转,无所顾忌喊出了压抑在心底藏了数十年的那句话。当“我爱你!在校时就爱你!”这石破天惊的声音在我耳边轰隆作响时,一直以来最平静的心境,竟如落石般被震碎成圈圈涟漪。我一次次问自己:“怎么可能?怎会这样?”

在他一次次的细微牵念和诉说里,我终于明白藏在他心底不为我所知的心事,他悄悄珍藏这个心事度过了四十年的岁月。四十年中他经历了很多很多,茫茫人海,尘世浮华,迷茫烟雨,灯红酒绿,奔波于国内外的他,所遇红粉无数,竟还用一颗执着不变的心,始终不渝珍藏着那个萌动于青涩岁月的暗恋。人非草木,焉能无情?被一个人不惊不扰在心里默默牵念守望了许多年,再怎么心坚如铁,情硬如钢,也难能不被温热软化。

从那句话在耳边炸响,又细读了他那篇《对松树的牵念》的美文,我慢慢体会出一个人默默坚守思念的那颗心,在穿越数十年的时空中,是多么的孤独、落寞和无奈。我心有些疼,眼泪一次次湿了双眸。从此,每念及他,我心便不再是一湖寂静的水,不再是安然静默的海,一次次风起云涌,一次次心神无主……不是想试图去突破什么,也不是想试图挣脱和改变什么,只是很迷惘,很彷徨,不知怎样还他这许多年来的痴心痴情与痴念。如果泪珠儿可以还清他的相思债,我情愿用以后的眼泪还他一生的等待。

其实,在校时的我们都很拘谨,除在一起听大课,一起做早操,一起军训和劳动,私下里我与他几乎没有接触。我来自山村,文化底子薄,心里常有小自卑,任别人想方设法光芒耀眼,自己只想躲在她人背后,做个悄悄听默默看的安静小女生。

他是来自军营的学员,他那身威严军装似乎是英雄形象和钢铁长城的化身,总让我心生神圣和尊敬感。偶尔他也到我们寝室坐坐,我们都以为他钟情于我邻床与他同来一个地区的那个室友,一个个急急忙忙给他俩创造独处的机会。我从没想过有哪个男生会对我有意,也从未注意有哪道温暖的目光照射过我,更没想与哪个男生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,因为那时我已有一个未成定论的婚约在身。对他,唯一让我铭记不忘的是他的那把小饭匙。那是1976年大地震之后抢修“辽、浑、太”三河大堤,至今还记得抢修战场红旗猎猎、风烟滚滚、人流如梭、你追我赶的火热场面。我因不能适应突来的超强劳动和那里的滚滚风沙而生病,发高烧,嘴上起了层层燎泡,吃饭时嘴都难以张开。而我那把饭匙边缘又有些锋利,我无法将米饭送到口里。那天中午,我正低头端着饭碗发呆,一把亮晶晶的小巧饭匙出现在我眼前,抬头就见穿着军装的他笑呵呵的看着我,我接过饭匙立即羞涩的低下头。我的嘴已经肿的变形,白皙的脸包括耳朵都被风沙打得脱了皮变了颜色,女孩子的自尊让我不敢仰头看他,连句“谢谢”都没说,但心里却是一阵阵温暖感动。

就是这把小饭匙陪我度过生病期,陪我与同学们一起,完成了一生中最艰巨最苦累的抢修任务。

这个小片段便是我与他最“亲近”的一次接触。之后,直至毕业,我们从没私下接触过,而且在毕业最后的日子里,我一直没看见他的身影。不仅无缘握手言别,甚至没有一个说声“谢谢!”的机会。

我怎么都没想到,此时的他已经把我深藏在心底。这一藏就是四十年……

四十年的默默守候与牵念,便是这份不衰不弃不懈的坚持,已足够让我心魂辗转,感动万千。更何况,优秀的他经过这许多年的打拼,无论在军营还是在地方,都已功成名就,于我无求;更何况,他还要一遍遍自责自己当初没有勇气,不够大胆;一遍遍遗憾,因毕业时正逢姥姥病危,错过了向自己心爱的人袒露心声……我焉能不被感动?

我一次次模糊着泪眼劝他,是我们之间无缘,放下吧,我们都已经老了。他说,人可以老,想念不会老。我一遍遍重复说,我们各自都有了自己的家庭,再怎么执着和苦盼,也不会重新开始,更不会有结果,何苦呢?他说,今生已经错过,也不指望怎样,就是放不下心里的想念……他的忧伤让我的眼睛又一次盈湿,心在不忍中踌躇徘徊,不知所以,又不忍中断与他的联系。

他无数次说我是他的知己,我叹息无语。可叹这人世间,月老儿不知错配了多少姻缘,是知音却难成夫妻,是夫妻却难能成为知心爱人。我们虽能心灵相通,我却无法许他诺言。有人说,一生夫妻三世缘,恐来生我们也无缘白头相守。若如此,我祈求上帝让我做一朵有印记的花儿,或如牡丹,高贵典雅;或如芍药,娇艳可人;或如秋菊,凝香弥久;或如无名小花儿,平常无奇……我愿以花儿的姿态只为他一人盛开。

默想一个人应该与道德无关。每一个夕阳西下,夜幕垂帘的傍晚,我的心会不由自主的飞向遥远的珠江岸。想此时的滔滔珠江,定是五光十色,灯火辉煌,流光溢彩……在那一城灯火阑珊处,我似乎看到有一道温暖并惆怅的目光,穿过无数灯火,滑过遥远星空,像闪电一样直射我的心房。有时我很想像鸟儿一样张开翅膀向南国飞翔,去看看他眼里的木棉花,去听听他笔下的羊城三月小雨,去欣赏他描述的珠江灿如星空、美如仙境的夜景,去瞭望他盛赞的横跨珠江水面美轮美奂的海印大桥……

纵然情如大海样翻腾,风起云涌之后还是恢复心的平静。想念已然如此之深,彼此还是不要见面,我怕,我不知道见面时会不会被他的灼热高温融化不能自拔,怕让他坚守了数十年的纯粹的友谊蒙烟蒙尘……我们肩上都有弃不掉的责任和义务,我们都有一个完整温馨的家,我们没有权利将它扰乱的不可收拾。在网络里邂逅,在文字里遥送牵念和祝福,在精神世界享受心的共鸣,已经是人生的一段佳话和幸事。我足矣。

时光清浅,岁月斑驳,一段网络邂逅开启了久远的过去,情思染美了夕阳晚年。我们都喜欢木棉花,都喜欢那个催人泪下关于两棵木棉树的爱情故事。我常常在心里对着远方说,擦去眼里的泪,驱散思念的苦,就让我们成为两棵木棉树吧,让这份穿越时空的思念,沉淀在岁月深处,升华成一篇美文,一首诗行,一种禅意……

两棵木棉树,两个夕阳人,一个在天一角,一个在水一方。余年,我愿就这样静静的与他遥望,遥望成一种静美,默开成一朵荷莲……

CopyRight © 2019 Www.Mangogame.Net. 芒果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琼ICP备13000301号-2